落鹜

【安雷/R18】Piranha.

人鱼pa,参考加勒比海盗中的部分人鱼设定有私设。ooc,ooc。为开自行车而毫无逻辑。补个r重发。

1
这是他们见的第二面。

准确来说是安迷修遇到雷狮的第二面,雷狮见到安迷修的第一面。

孤独的骑士秉承自身正义追寻着在沿海肆意狂妄的掠夺者,狡猾的海盗却总是精巧地在扫荡过后悄无声息遁走,安迷修赶到时仅仅看得见沉入夕阳的帆影。

手持双剑的骑士将剑归鞘挂于腰侧,眉头紧蹙盯着那船只自责般轻啧一声。正欲转身回到镇上安抚市民,隐约看见一个矫健的身影站上船尾纵身跃下。

像是海豚。骑士想。

过于优美协调的动作看起来不像是人类,像是搁浅在岸上一跃坠回归处的鱼。被渲染成金色的海浪拍上细沙,直到微凉的海风轻扯衣摆安迷修才恍惚回神——船已经不见很久了。

这次的相遇莫不如说是某个恶劣的海盗一手策划的。

雷狮早听闻有个多管闲事的人总是叫嚷着讨伐恶党的口号寻找着羚角号。一个自称最后骑士的……
“傻子。”雷狮大口吞下朗姆酒,毫不收敛力度将木质酒杯敲在桌上。酒液同海浪般晃晃荡荡沿着杯沿翻腾一周最后趋于平静,它不甘寂寞的主人
哼着不成调的小曲,隔着手套摩挲腕部细鳞勾起嘴角不屑地哼笑出声。

“我到要看看,你要拿什么挑衅我雷狮。”

羚角号在沿海住民口中是恶名昭著的海盗船,关于船长的谣言数不胜数——紫色眼睛的恶魔——人们这样窃语。对此,雷狮只是不置可否一笑。

他确实不是人,是人鱼。被束缚在海中的可悲恶魔。人鱼即是童话中的主角,也是恐怖传说中的恶棍。以歌声迷惑,以容貌引诱,杀死出海的人们。或许正是因为作恶多端被降下了神罚,立刻海越远足尖踩在地面的地方越痛,越久气息越微弱。雷狮被他的种族束缚在了这里。

他脱离族群成为了海盗,上岸出海。每一次他都在尝试打破诅咒得到他真正渴望的东西。自由。掠夺不过只是海盗头子的个人爱好——见到好处就要抢。仅此而已。

雷狮装作不知情默许了骑士拌做水手混上船,他猜到了骑士会躲在船长室的隐蔽处,猜到了骑士会因为他不加收敛的嘲笑讽刺暴怒以及……将剑架在他的脖子上。

这是他们第一次正式见面。
2
雷狮抱臂垂眸指尖轻弹人剑尖,略微偏头朝身后投去戏谑而不怀好意的微笑。安迷修未来得及反应,雷狮已经不顾闪着寒光的剑锋五指收拢握住剑刃扯开距离,蹲身回旋给了人一记肘击。安迷修闷声一声摆出防御架势,雷狮脸上依旧带着笑意。他忽然向安迷修伸出手,骑士眼皮一跳心说不妙,手腕已经抬起,因握剑紧绷的漂亮肌肉曲线似乎下一刻便会刺中敌人要害。雷狮沉下嗓子,轻喊了句骑士。与脸上轻蔑的表情不同,是极为温柔的语调。

音色略哑却颇富磁性,穿透力像是一锤子捶到了头上,目眩神晕。安迷修只记得那抹透着戏谑的紫色,像是被蛊惑了,刀掉在脚边。金属与船板摩擦的刺耳生惊醒了瞳孔涣散的人,将理智粗暴地摁回躯壳。

雷狮粗暴扯住安迷修肩膀,仗着身高居高临下试图以气势震慑住人。不过安迷修也不是软柿子,干脆丢了剑柄以牙还牙一圈轰在了雷狮腹上。雷狮啐了一口,骂骂咧咧打了回去。两个成年人扭打在一起,毫无形象可言。

“我可不记得我聘用了会拿剑指着金主脖子的船员。”

“我是来讨伐恶——”安迷修凛然的发言还未落尾,被雷狮一个过肩摔丢出了窗外。雷狮毫不客气大笑两声跟着翻窗跳了出去。不过安迷修就比较惨了,好巧不巧摔在船沿。雷狮本着看见弱鸡就要踩的原则一脚踢了过去,没想到却被抓住脚踝拽下海。

零分的落水姿势。雷老大突然有点烦躁。
3
触碰到冰冷而熟悉的海水的一瞬,雷狮挣开安迷修的手第一时间扯破因打斗刮蹭变得破破烂烂的裤子。双腿的血肉与骨逐渐融合重塑,变得更加有力更加修长。海水将残破的布料冲下雷狮的身体露出闪烁着金属光泽的青灰色鳞片。

雷狮下潜去抓那个胡乱扑腾的傻骑士,却差点被抓到眼睛。淹死也活该,雷狮暗道。不过这么有趣的人不多见,姑且救一下好了。

一个会游泳的人落水,第一时间恐怕也想不起来,何况是专注于磨炼剑术的骑士先生。手臂被粘稠的海水拖得很沉,冰冷的海水毫不留情灌入肺部,一连串的气泡溢出口腔。腿脚肌肉不受控制的痉挛抽搐,安迷修意识逐渐恍惚只知道紫色在眼前放大。他忽然挣扎起来,手臂带着最后的那点力气和强烈的求生欲望挥动。

然后,他觉得唇上一软。水好像变得轻盈,甚至有种能够呼吸的错觉。

来不及更细致的品味此刻微妙的感触,安迷修觉得好像被什么钝物一击拍出了海面。运气不错,是块较为平滑的礁石。除去钝痛,好歹是个能呼吸的地方。骑士先生觉得他几乎就要把气管和水一起拧出去了。

辛辣的空气挤入肺部疼的胸腔剧烈起起伏伏,安迷修抹掉脸上的海水望向海面。他看见雷狮了……等等,雷狮为什么在脱衣服。

雷狮注意到安迷修的视线凶神恶煞露出尖锐的犬齿,凶巴巴瞪了他一眼。有点……气急败坏?雷狮摸了摸那个位置隐蔽,伤痕一样的鳃,挑衅地扬了扬下巴。

“你见过人鱼穿着衣服游泳吗?”

“……啊?”

安迷修一愣,直到他看见雷狮的尾巴,吓得差点整个栽下来。之前那一下,大概是用尾巴抽得吧。安迷修想了想射程,忽然开始胃疼。物理上的。
4
“所以你不是人?”

雷狮忽然大笑起来,安迷修隐隐约约听见了一声傻逼。没有确切答复,雷狮游近礁石手指抓紧边缘尾巴用力一拍水半身透出海面。

安迷修这才有机会仔细打量传说中的生物。鼻骨高挺眼窝深邃,肌肉结实不失美感,不愧是以魅力著称的鲛人。安迷修盯着雷狮的眼睛看得出神。

“喂”雷狮冲他眨眨眼睛便没有下文了,安迷修觉得他的发音绝对用上了种族天赋。安迷修情不自禁地靠近,似乎有双手推着他的脊背压向雷狮,怂恿着他去亲吻童话。

雷狮下潜的动作很缓慢,仅仅惊起一丝丝的波纹。波纹被海浪碰撞,同化,最终变成鼓点似的节奏混入雷狮的哼唱中。雷狮越是后退,安迷修凑的越近……直至几乎亲吻水面。

安迷修的鼻尖抵着水面,浪打湿他的鼻梁。雷狮隔着薄薄的海水磨蹭他的鼻尖,如同爱人般亲昵。安迷修沉在那双被海水浣洗的同紫宝石一样的眼睛里,全然没有注意到虚扼咽喉的手掌。

点♡我♡看♡食♡人♡鱼♡嘘,我们就当无事发生过。